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文明之窗 >>   正文

刘朋:身患癌症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的“最美医生”

2014-04-29

来到河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时候,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突然开始密集起来,雨势渐渐有变大的趋势。我们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见到了刘朋——身患癌症但依然坚守在工作岗位的“最美医生”。
“刘医生还在查房,我先给你们简单介绍一下他的情况吧,”护士长杨铭霞随即向我们谈起了她眼中的刘朋,“刘医生是开封市第一批研究心血管介入的专家,从事心血管诊疗与教学工作20余年,做的病例非常多,技术绝对是一流的。在他的带领,我们医院能够自主进行心脏介入治疗、永久起搏器植入治疗等,特别是对于一些疑难杂症,医治的效果是非常好的。”
谈话间,有人推门而入。
“刘主任!”杨老师起身招呼,“您坐您坐!”
刘朋和我们打着招呼,歉意地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罩。我们注意到他的脸上起了疹子,那是药物治疗的副作用。

病痛与坚强同在

医院的工作忙碌而劳累,医生经常挽救了别人的生命,却牺牲了自己的健康。2013年10月,长期腰腿疼痛的刘朋因为情况加重,终于做了一次体检。就是在这次体检中,他的肺部被发现有一片阴影,经进一步检查,确认为癌症。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就是空白。后来是害怕、恐惧,活法不一样了,我只能是延续自己的生命。”
对死亡的恐惧不是每个人都能切身感受的,“向死而生”的说法听起来豁达自在,然而真正面对未知的生命时,坦然以待更能突显人格的伟大。刘朋坦言,一开始不能自己独处,独处时免不了想起那些非常悲观的东西。为了让自己变得积极起来,他比以前更加忙碌了,所以当同事劝他回家歇一歇时,他总是说,“忙点儿好,一忙起来,就没时间去想那些东西,我只能用工作来缓解病痛的折磨。”刘朋说着,费劲地喘了一口气。
“我看您好像呼吸不是太顺畅,吃的药对气管也会有影响吗?”记者问道。
“是的,这种药的副作用还算是比较小的,吃完身上会出皮疹、气闷、腹泻,还会浑身发痒。有时候半夜醒来,发现整条腿都被挠出了血痕。”刚刚查房回来的刘朋稍稍向后挪了挪身子,略显疲惫地靠在椅背上。
刘朋每天的工作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很多时候中午也不休息,手机24小时都开机,有什么突发状况都会立马赶到医院,科室主任惠学志对他赞不绝口,“刘朋真的是踏实能干,一直在默默无闻地搞学术、搞研究,是个召之即来、来就能战的‘英勇战士’。”就是这名饱受癌症折磨的“战士”,每个月都要穿着20、30斤重的手术服做50、60台手术,短则十几分钟,长则6、7个小时。“我年纪比他小,一台手术下来我都感觉很累,刘主任肯定更累,他的肺癌已经骨转移了,还坚持为病人做手术,可是他从来没有喊过累。刘主任比较内敛,做的永远比说的多。”王国良医生钦佩地说。
即使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刘朋从查出癌症到现在,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工作岗位。

是患者,更是医生

患者和医生的双重身份让刘朋对自己的职业和病情有了与常人不同的认识。“我就是搞这行的,对自己的病情了解得很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更能理解病人们的心情,能够设身处地地帮助他们。”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刘朋想得更多的,还是自己的病人们。
记者在医院见到了83岁高龄的黄发政老人,为了治愈疾病,老人辗转了很多医院,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一附院,问及原因,老人说,“刘医生特别耐心,又很细心,关键是医术好。我不认字,但是刘医生能把病情给我讲明白。以前我连走路都困难,他给我手术之后我都能下床走路了。在这儿住着啊,医生们操心了,我放心哪!”黄大爷是退伍军人,体质特别好,以前从来都没生过病,刚得病时心理上很不适应,于是刘朋经常陪他聊天,给他做心理疏导,老大爷也慢慢地乐观起来,病情逐渐得到了控制。
今年3月份,一位60多岁的心梗病人半夜发病,心脏骤停,值班医生赶紧联系刘朋。刘朋接到电话后匆匆赶到病房,立刻对病人进行抢救。心肺复苏,医生需要用腰部力量对患者人工按压,5分钟一个循环,不间断进行。据王国良回忆,他那天至少连续按压了近1个小时,后来腰一连疼了好几天,连觉都没睡好。
刘朋每天不知疲倦地门诊、查房、手术,王国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多次劝说他休息无果后,王国良理解了老师的坚持,也开始默默支持他。“最让人辛酸的是,他每次跟癌症伴心血管疾病的患者做沟通的时候,都得跟他们说明病情,这其实相当于对自己的未来做一次陈述,我都难以想象他跟病人沟通时是什么心情,”王国良无奈地说,“对于平常人来说,这无异于忘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啊。”

遗憾不能和他们一起终老

“身为医生,我也有很无奈的时候,家人对病情的了解还没有我多,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我,很多时候我要反过来想法设法地安慰他们。”而这些,往往意味着成倍的压力。
刘朋的父母住在离开封市区不远的杞县,即使这样,刘朋一年到头能回家看看的机会母亲的时候也不多。“医生哪还能指望有假期啊!”刘朋爽朗地笑起来。他的病情至今没让母亲知道,“我妈年纪大了,怕她承受不住打击。”小时候,父母都是我们遮风挡雨的港湾;而现在,我们是一把伞,为父母抵挡风霜雨雪。
“科室的工作太忙了,就算是院里照顾到他的身体,想让他多出去走走,有时也难免碰到突发状况。有一回,我们去上海的车票都买好了,因为临时要做一台手术,就又被取消了。”王国良对记者说。
一直很坚强,一直对自己的病情很坦然的他,在提到家人的时候却禁不住流下了泪水,是啊,四十多岁的年纪,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可是他却患病在身。自从刘朋被确诊后,她的妻子也无时无刻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看到他每天下班回家后疲倦的面容、听见他夜里疼痛的呻吟,她的心都碎了。妻子多次劝他:“老刘啊,别上班了,咱住院治疗吧,现在咱们孩子还在上学,还这么小,他需要一个给他勇气、为他遮风挡雨的父亲;家里还有老人,他们需要一个嘘寒问暖、膝下尽孝的儿子,你要是倒下了,要我怎么办?”看到妻子那憔悴的面容,刘朋也满是心疼,不善言辞的他说“你放心吧,我会注意自己的身体,也会积极的治疗,为了你,为了这个家,我一定会挺住,撑起咱家的这片天。但我是一个医生,我还有我的病人,我现在病了,我更能切身体会他们的心情,所以我不能离开我的岗位”。
刘朋始终忘不了自己的病人,总想着把自己的医学课题研究得更深入一些,把科室带领得更好一点。提起家人,刘朋的语气中有着无限的无奈与愧疚,“只是遗憾不能和他们一起终老。”

结语

刘朋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最开心,笑得最爽朗的时候,是谈到自己在郑州读书的孩子。孩子今年初三,学习成绩很好。“自从在西安看了第四军医大学院长的演讲之后,这孩子就跟我说也想当医生。”
“不会是因为一场演讲就让您孩子有了这个想法吧?”记者问道。
“说起来也不是,在家的时候孩子经常拿着我的书跑来问我问题。你不让他学吧,他自己又有兴趣。”话里满满的都是自豪。
人们常说,子女是父辈梦想的延续,想来孩子乐意学医,刘朋心中一定是欢喜的。短短的交谈,他留给我们的记忆已然超出了时间的界限,祝愿他在余下的时光里,快乐地看到自己期望中的未来,预想中的图景。